介绍苹果的日记

初二

说书·Z君的故事(2)

发布时间:2020-12-12 12:08

上回书说到植物日记100字,Z君和X君的关系在我的调解下有了几分缓和。

在那之后,两人的关系倒是有了几分尴尬,两人虽然还有交流,但是X君拒绝与Z君当面聊天。

而在寄宿式的学校里,用电子产品交流完全是无稽之谈,于是乎,两人的交流方式略显复古——写信。

写信这个方式有优有缺,优点是保密性强,缺点是耗时长,不方便。

但是两人很显然都不在意这点缺点,乐此不疲的向彼此书写自己的心意,为此,Z君特地买了100张信纸,Z君在正面用黑笔写上问候,X君便在背面用红笔写上答语,两人将每一张信纸写的密密麻麻。

只是,还有一个问题,X君不再想在公共场合和Z君有交集,于是还需要一个人,一个可以取得两人信任且与两人关系较好的人,来负责两人之间信的传播。

思来想去,合适的人只有我了。

于是,我原本清闲下来的日子又“充实”了起来,每天忙碌在往返于两人之间,那时,我曾问过Z一个问题:“你对她(指X君)到底是什么感情?”他沉默了片刻,然后嘴角轻轻上扬,道:“我也不清楚,我曾以为我与她是要好的朋友,后来视她为红颜知己……”顿了顿,他接着道“我对她,有欣赏,有好感,也许,也曾有过喜欢吧。

”接着,他自嘲般笑了笑:“现在我不奢求这些,我犯过一回错了,我只想好好和她做朋友。

”那次谈话后,我开始忙碌于学生会,对两人的事情不再关注,我想,两人以目前的情况看来,当个朋友还是没问题的,我也算完成了任务,就此,我便从两人之间脱离出来。

那时的我没想到的是,事情的最大转折便发生在那之后。

学生会事务繁忙,我再也没精力关心两人进展,直到寒假降临,我才从繁忙中抽出。

那时,我依稀记得,X君见到Z还会对Z君笑。

一个寒假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我以一个极其悠闲的姿态度过了这个寒假,但我不知道的是,另一边的Z君,却正在忍受着折磨。

Z君说,刚放假的时候,两人在聊天软件上聊得热火朝天,但不知道从那天开始,X君开始不再回复Z君的消息,Z君刚开始没有在意,以为不过是X君没看到而已,只是他没想到,这一次,直到开学,X都没有再回复。

Z君却抵不住相思,一遍又一遍的发着“在吗?”却一遍又一遍的石沉大海,没有回复,就像石子投湖,泛起浪花后再无后续……开学后的日子略显扑朔迷离。

不知Z君又如何惹恼了X君,X开学后就断了和Z君的一切联系,更是在班会上,亲自辞职政治课代表后,又自动请缨物理课代表,显然,只是为了远离Z。

Z的眼神呆呆的植物日记100字,没了聚焦,没了开朗,没了阳光。

他不知道,自己哪里惹到了她。

我说:“去问啊,你如果不敢,我去帮你问。

”他却告诉我,不必了。

他说,有什么用呢,仔细想想,几乎快一年了,我一直试图弥补当初的错误,追逐着她,现在想想,好不值得。

他说,有什么用呢,就算知道是什么让她厌恶他植物日记100字,又有什么用呢,一次可弥补,两次呢?三次呢?我被问的哑口无言,的确,若X君下定决心与Z君断绝往来,做什么都没有用。

“可是”我迟疑着问他“你真的甘心吗?”他沉默了许久,翻出了当初的100张信纸,空白的还有不少,他擦了擦灰尘,幽幽道:”不甘“他说,他要将剩下的信纸全部写完,一并交给她。

他说,他不在乎她的回答,他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赎罪,每写一封信,心上的口子便扩大一分。

我说:“答案,不就在意料之中吗……”···当我落下笔的时候,X君给我发来消息,通知我今晚班会的注意内容。

我斟酌了斟酌,最终还是问道:“那些信你怎么处理的?”她那边沉寂了很久,最终发来一张图片,图片上,肆虐的火舌试图吞灭那个字母——Z(Z君的故事-完)PS:第一次写,如有不妥,还请多多包涵。

如果你喜欢我的故事,可以关注一下,以后会有更多的故事的。

全国-标签-友情链接sitemap-sitemap-sitemap-google-rss
  • <small id='et3aatp7'></small><noframes id='pzz5bedg'>

      <tbody id='nlu89qgk'></tbody>